掌上怀化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南昌icl近视手术,南昌icl近视手术后遗症,南昌icl治近视

南昌icl近视手术,

小罗栗(图片来自网络)

湖北日报网讯(全媒体记者刘申 通讯员刘世民、付宇飞)我叫小罗栗,是湖北罗田县的一棵板栗树,今年21岁。

从来没有想过,我会成为大家眼中的“网红”,我的兄弟姐妹们也不敢相信,在报纸、电视、微博、朋友圈上,到处都有我的身影。我想给大家讲讲,至今仍然感到奇妙的“爆红”经历。

罗田板栗林(图片来自网络)

首先,自我介绍一下。别看我很年轻,在人类的《诗经》里记载,我们的祖先早在6000多年前,就已经出现。

我们板栗民族勤劳勇敢、豁达开放,在低山丘陵、缓坡及河滩地带,都能生活。其中,中国的河北、山东、湖北等地,是我们的主要集聚区。

我们盛产的果实颜色鲜艳、富含淀粉、营养全面,被誉为“干果之王”。在北方,栗果较小,皮薄味甜,果肉偏糯性,适于炒食。在南方,栗果个头大,甜味稍淡,果肉偏粳性,适合拿来做菜、制作各种副食品,也被称为“菜栗子”。

我的家族,属于南方系,我们生活在大别山南麓的罗田县,这里森林茂密,自然环境优越。家乡的县志上记载:春秋战国时期我的先辈就在这里生活,唐代,已成为县域大宗出产,明清时栗果开始销往南洋群岛。

罗田板栗(图片来自网络)

现在,我的家乡拥有“国家板栗商品基地县、中国板栗之乡、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、国家地理证明商标”等4个国字号头衔。在这里,我们被当地的乡亲当做荣誉和骄傲。

建国初期,我们生活圈不足3万亩,生产的果实大约100万公斤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至八十年代中期,一位叫做王震的副总理,先后三次来罗田视察,指示罗田要大力发展蚕桑、板栗,建设全国外贸出口基地。

从此,我的家族开始引起各级领导重视,在市场上的声誉也逐渐传开。

1986年,我的家乡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贫困县,国家科委将大别山片区列为科技扶贫重点帮扶地区,家乡的干部群众将我们作为产业扶贫的重点项目,不断扩大我们的生活圈。

到了2010年,我们在全县板的生活圈超过100万亩,我们生产的果实突破1.2亿斤,是全国最大的家族。乡亲们小孩上学、就医等开销都靠我们,把我们称之为“摇钱树”。

然而,最近这几年,由于种种原因,我的兄弟姐妹们被农户遗弃、砍伐,纷纷死去。我们十分恐慌,害怕像从前跟我们一起生活的蚕桑家族那样,大面积消亡。

怎么办,为什么会这样?后来,全县的干部群众组织了一系列专题讨论。会上,大家各抒己见:“品种单一,管理粗放,产量低下”“扎堆生产低端板栗罐头,相互之间恶性竞争”“种植成本高,栗贱伤农”。

最后,罗田的大家长汪柏坤给出了一份诊断报告,要实现罗田板栗的振兴发展,就必须坚持市场导向,走转型升级的路子,开启板栗产业的供给侧改革。

有一天,我们300亩的家园,迎来了一批被称为技术人员的客人。他们给我化验、量血压等等,进行“低产林改造”的大手术。

打板栗(图片来自网络)

板栗烧鸡(图片来自网络)

差点忘了告诉大家,我是第一个做手术,并被嫁接新品的板栗树。因为整形后身材娇小,长相甜美可人,所以大家都叫我“小萝莉”。

2016年以来,我和家人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神采。在一些大户的引导下,我们和其他分散的兄弟姐妹团结到一起,建设成漂亮的“花果山”。农户借助靠近旅游主干道沿线的优势,打出观光采摘的牌子。

来自武汉、黄石、黄冈等地的成千上万名游客,纷纷来我家打栗果、赏美景、吃栗宴,还把我们录到手机上,给他们的朋友分享。

成功实现瘦身的我,还更加神采奕奕、硕果累累,所以大家都喜欢跟我一起玩耍、拍照,分享我的果实。还有一些奇怪的朋友,总喜欢拿着长枪短炮,记录、宣传我的美好时光。

游客越来越多,我们“花果山”按48块钱一位收取门票,来客都赠送一篮子“栗球”。换算下来,1公斤栗果卖到了48元,是往日的10多倍。虽然我们的果实比市场上贵出一大截,但这些远方的朋友依然乐此不疲。

不仅是我家,有一些亲戚和企业联姻,生产出“开口笑”即食板栗、板栗汁等精美产品,远销海外,赚得盆满钵满。

还有一位闺蜜发明了“栗+羊”“栗+鸡”的生态农业模式,和黑山羊、土鸡组成一个大家庭,共同帮助我们的困难乡亲脱贫致富。

我承认,“走红”让我有点飘。现在,还有一些兄弟姐妹仍被冷落。但我相信,沿着“供给侧改革”这面大旗,与市场共频共振,实现有效供给,我们的家族一定能重振辉煌!

责任编辑:大王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